2021年12月

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WTO)是“多边贸易体制历史上的关键事件”。WTO总干事奥孔乔-伊维拉说,在过去的20年中,中国一直是“全球贸易一体化中,如何推动增长和发展的教科书级案例——中国的经济崛起使数百万人摆脱了贫困,不仅在中国国内,而且在发展中国家的贸易伙伴中也是如此。”

当地时间12月10日,WTO秘书处和中国常驻WTO代表团在日内瓦共同举办了一场高级别论坛,纪念中国加入WTO20周年,奥孔乔-伊维拉在参加会议时做出了上述表述。

中国常驻世贸组织代表李成钢大使表示,中国将继续坚定支持多边贸易体制,并希望在未来召开的第十二届部长级会议(MC12)可以“在一些关键领域取得有意义成果,例如在渔业补贴和对新冠大流行的应对方面。”

展望未来,他补充说:“为了振兴WTO的关键职能,在维护其核心价值观和原则的同时,中国支持必要改革,并愿意为此与其他成员共同努力。”

9日商务部例行记者会上,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高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开放市场方面,中国大幅度降低关税,进口关税总水平已经由15.3%降至7.4%,低于9.8%的入世承诺。

“中国政府重信守诺,切实全面履行加入承诺,得到了WTO总干事和广大成员的充分肯定。”高峰说,中国政府将继续坚定支持以世贸组织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国际规则制定的主渠道地位,积极参与世贸组织改革,维护发展中国家合法权益,支持世贸组织发挥更大作用,推动多边贸易体制包容性发展。

中国入世,WTO成为真正的“世界组织”

经过15年入世谈判,中国于2001年12月11日加入WTO,成为其第143个成员。

“与入世相关的改革引发的结构转型促进了中国的强劲增长和现代化。”奥孔乔-伊维拉说。

对于WTO来说,欢迎中国则标志着,WTO朝成为真正的世界组织(becomingatrulyworldorganization)迈出了重要的一步,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以上——13亿生产者和消费者——完全进入了多边贸易体系。她说:“对于其他WTO成员来说,中国的加入意味着与一个庞大且快速增长的经济体建立更可预测和互利贸易关系的承诺。”

奥孔乔-伊维拉列举数据表示,2001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为1.3万亿美元。到2020年,已达到14.7万亿美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中国经济将在2021年增长8%,在2022年增长5.6%。

同时,中国人的生活水平有了显著提高。按购买力计算,人均收入已从2000年的3400美元左右上升到2020年的16200美元。极端贫困几乎已消除。她表示,中国是外国直接投资的主要目的地,本身也已成为对外投资的重要来源。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增长10倍——从2000年的约2000亿美元增长到2020年的近2万亿美元。与此同时,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飙升至2.3万亿美元,比中国入世时增长84倍。

李成钢则表示:“我们看到了巨大的变化。随着加入WTO,中国实质性地开放了商品和服务市场。制成品的平均关税税率已从14.8%降至目前的7.4%——比入世承诺低2.8%。在服务贸易方面,开放了近120个部门,比加入时商定的多20个。不断的开放和改革从根本上促进了中国的发展。在过去的20年里,中国从世界第六大经济体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其GDP增长了11倍,达到近15万亿美元。”

中国世贸组织研究会常务理事、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曾参与入世谈判期间的相关工作。

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中国入世意味着融入全球贸易大家庭,在同一的世界贸易规则指导下进行贸易活动,这也是中国经济融入世界的关键一步。”

周世俭说,那时候,入世代表着中国一下子变成了1/143,相互享受最惠国待遇,“中国物美价廉的商品就有了用武之地”。

周世俭补充说,与此同时,中国整体入世的进程,也是用对外开放来促进国内改革的过程,其中涉及企业、市场和法律条文的改革,这也是入世意义中非常重要的一点。

商务部资料显示,中国在制造业领域基本全面取消了针对外资的限制,在种业等农业领域放宽外资准入限制,同时不断扩大金融、电信、建筑、分销、旅游、交通等服务业领域开放,在世贸组织服务贸易分类的160个分部门中,中国已开放近120个。

美欧谈判代表力挺中国入世

此次论坛还邀请了参与中国入世的中美欧三方谈判代表出席,分别是原国家外经贸部副部长、中国入世谈判首席代表龙永图,WTO前总干事(2005~2013)、欧盟前贸易专员拉米和美国前副贸易代表(USTR)卡特勒。

拉米表示,中国加入WTO和多边贸易体制是一个“决定性时刻”,中国在过去20年中,对WTO的承诺和参与值得肯定。

卡特勒则强调了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历史重要性,并指出需更多时间来全面评估其影响:“当我们回顾贸易历史时,这将是贸易的重要里程碑。但我不认为这个故事是一成不变的。”

卡特勒并质疑了那些声称支持中国入世是错误的声音。“我认为(中国入世)是在正确的时间做出的正确决定。”

在今年早些时候的WTO第八次对华贸易政策审议中,出现了一些中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完全履行入世时承诺的评论声音。

10月28日,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在记者会上表示,在加入WTO的时候,中国有一份加入议定书和一个加入工作组报告,这两份文件规定了中国加入WTO之后需要履行的义务,确定了中国需要履行WTO义务的一个时间表。

“如果大家对照这个时间表,会看到我们早已经完全履行了WTO规定的中国的义务,我们作出的承诺也得到了完全履行。”他说,“对此,WTO先后几任总干事以及绝大部分WTO成员都对此充分肯定和普遍认可。”

此次,拉米亦给中国履行入世承诺“A+”评价,他在此次会议上也坚持了这样的看法。并表示,“我个人认为,问题不在于中国的承诺和中国的履行之间的差异,问题是WTO规则和精神(spirit)之间的差异”。

他并表示,如中国没有遵守其承诺,它会被带到争端(解决机制),因为WTO有一个强大的争端解决机制。

“有时中国会赢,有时中国会输。我们有这样的机制,允许通过解释文本规则来确认各国是否履行其承诺。因此,我给出了A+。”他说。

“但如果你关注的是WTO规则的精神,情况就有所不同。”拉米说,在某些情况下,WTO的规则仍然相当不明确,相当模糊,他们确定下来一个原则,但他们并不总是把这背后的过程或要尽的责任详尽地说明。例如,在补贴方面就是这种情况。在我看来,《补贴和反补贴措施》(ASTM)协议,在精神和文本之间有太多的模糊空间。拉米表示,“因此,我认为,这不是中国的问题,而是WTO的问题。在某些情况下,我们需要WTO的规则更加明确和强有力。”

“一个成员是否履行了在WTO的承诺,也有关它是否尽到了责任,是否足够积极地帮助WTO向前发展。”拉米补充道,目前中国参与了最近达成的服务贸易国内规制联合声明倡议:这就是一个迹象,其他许多新兴经济体没有加入,但中国加入了,所以中国已经发挥了责任和领导权。

龙永图则表示,目前看到了中国希望解决环境、产业补贴、国有企业等问题的令人鼓舞的迹象。

他称,尽管WTO面临困难,但还应是一个以共识为基础制定新规则的主要渠道:“我们必须向世界强调WTO应是一个强大高效的组织。坦率地说,WTO正处于非常困难的时期,存在碎片化趋势。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建立国际社会对WTO的信心,因为只有通过这种信心,WTO才能进行实质性改革,以完善其规则手册并适应当前和未来挑战。”

(原标题:国家文物局:汉文帝霸陵确定为陕西省西安市白鹿原江村大墓)

国家文物局:汉文帝霸陵确定为陕西省西安市白鹿原江村大墓

△霸陵陵区外景

△霸陵陵区外景

12月14日上午,国家文物局在北京召开线上会议,聚焦甘肃、河南、陕西三个重要考古发现和研究成果。会上公布了陕西省西安市白鹿原江村大墓即为汉文帝霸陵。

记者获悉,“考古中国”重大项目进展线上发布会聚焦汉唐时期重要考古发现。其中,汉代第三位帝王汉文帝的霸陵无疑是关注度最高的项目。在没有确认墓主人身份之前,陕西省西安市白鹿原的这处墓葬一直被称之为“江村大墓”。考古队员通过精细发掘和缜密分析,判断出“江村大墓”就是汉文帝的霸陵。另外两个项目分别是,隋唐洛阳城正平坊遗址,以及在甘肃武威发现的唐代吐谷浑王族墓葬的最新研究成果。

△“江村大墓”与西安市区相对位置

△“江村大墓”与西安市区相对位置

江村大墓位于陕西省西安市灞桥区。2016年江村大墓外藏坑受到盗扰,为确认墓葬保存状态及周边文物分布情况,经国家文物局批准,考古工作者对江村大墓及其附近的窦皇后陵、薄太后南陵和相传为汉文帝霸陵的“凤凰嘴”地点,进行了系统的考古调查、勘探,并对陵园外藏坑进行了考古发掘,目前基本确认江村大墓为西汉早期汉文帝刘恒的霸陵。

江村大墓地处西安东郊白鹿原的西端,东北约800米处为窦皇后陵,西南约2000米处为薄太后南陵,北部约2100米处为原国保单位霸陵所在“凤凰嘴”地点。考古勘探确认“凤凰嘴”地点并无汉代墓葬遗存,排除为霸陵的可能。江村大墓平面为“亞”字形,地表无封土,墓室边长约72米、深30余米,墓室四周发现110多座外藏坑,外藏坑外围有卵石铺砌的陵园设施(暂定名“石围界”),边长约390米,石围界四面正中外侧有门址,推测可能为独立的帝陵陵园(窦皇后陵也有独立的后陵陵园)。江村大墓与窦皇后陵外围发现陵园园墙遗存,推测共处同一座大陵园内,大陵园东西长约1200余米,南北宽约863米。考古发掘了江村大墓的8座外藏坑,出土陶俑、铜印、铜车马器及铁器、陶器等1500余件,铜印印文有“车府”“器府”“中骑千人”“府印”“仓印”“中司空印”等,表明江村大墓周围外藏坑应为模仿现实官署、府库建造。江村大墓的形制、规模均符合西汉最高等级墓葬规格,加之其周边分布窦皇后陵、薄太后陵,专家确认江村大墓为汉文帝霸陵。

本次考古工作确定了汉文帝霸陵的准确位置,解决了西汉十一座帝陵的名位问题。霸陵双重陵园、帝陵居中、外藏坑环绕的结构布局,与汉高祖长陵、汉惠帝安陵显示出明显的差异,奠定了西汉中晚期帝王陵墓制度的基础,对中国古代帝王陵墓制度的深入研究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原标题:乌克兰军队前高官:俄军6小时攻到首都,乌克兰投降时间够用)

(观察者网讯)近期俄乌局势持续紧张,西方不断炒作俄罗斯有意“入侵”乌克兰。据俄新社13日报道,乌克兰一名前军方高官日前接受采访时坦承,若俄乌战事真的爆发,俄军一开战就能打到首都基辅,乌克兰政府来不及抵抗只能投降。

点击查看大图

俄新社13日报道:乌克兰将军预测,若开战乌克兰将闪电投降

乌克兰国防与国家安全委员会前副秘书长、前特种作战司令部第一副司令谢尔盖·克里沃诺斯在“乌克兰24”电视台节目中声称,一旦开战,俄罗斯将会像90年代末北约空袭南联盟那样,先出动战机和精确制导武器进行攻击。与此同时,俄罗斯的首要任务是震慑乌克兰政府。

“我要提醒的是,在没有遇到抵抗的正常情况下,俄罗斯军队能够在6个小时内从苏梅推进到基辅(直线距离约300公里),我们还来不及为此做好充分准备,但对乌克兰政府来说投降时间还是足够了。”

点击查看大图

谢尔盖·克里沃诺斯(图自俄新社)

其实这并非乌克兰方面首次有人发出这样的论调。据《纽约时报》9日报道,乌克兰军事情报部门负责人凯莱洛·布达诺夫(Kyrylo O. Budanov)同样承认,“如果乌克兰在没有西方支持的情况下遭到俄罗斯全面进攻,根本没有足够的军事资源来击退对方”,因此“乌克兰在这个时候必须保持冷静客观”。

布达诺夫预测,俄军将首先对乌方弹药库和战壕中的军队进行空袭和导弹攻击,乌克兰军队很快就会丧失行动能力,其乌克兰领导层将失去对前线的协调能力。“只要有子弹,他们(一线乌军)就会坚持下去......但相信我,没有足够的物资储备,世界上没有一支军队能坚持住。”

俄罗斯军事专家、伦敦国王学院博士罗伯特·李(Robert Lee)表示,俄罗斯的导弹可以在1小时内摧毁大部分乌克兰军队。

“如果俄罗斯真的想释放自己的常规军事能力,他们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造成巨大的破坏。在开战后的30到40分钟内就能非常迅速地摧毁东部的乌克兰军队。”李说。

在最近几周时间里,俄乌局势骤然升级。11月29日,乌克兰外长库列巴宣称,俄罗斯在乌克兰边境集结了约11.5万兵力,呼吁西方国家“吓阻”俄罗斯。同时,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不断为日益紧张的俄乌关系“煽风点火”,指责俄罗斯有意“入侵”乌克兰,并多次撂下狠话。

就在上周末,七国集团(G7)外长会向俄罗斯下达“通牒”,要求其“返回谈判桌”。“但如果他们选择不走这条路,将会有重大后果,付出惨痛代价。”与此同时,美国总统拜登再度威胁称,俄罗斯一旦进攻乌克兰,就将遭受到“毁灭性的经济惩罚”,美国将在东欧盟国部署更多军队。

对于西方威胁,俄方则给予了坚决回击。11日,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重申了俄方的立场,即俄罗斯没有任何“入侵”乌克兰的意图,而是北约的军事演习和西方的好战言论激化了紧张局势。次日,他再次对拜登“咄咄逼人的言论”表示谴责,称这一发言不会有助于缓解紧张局势,鉴于俄美关系形势依然严峻,俄方“没有理由乐观”。

(原标题:联播+|铭记历史、珍爱和平 重温习近平铿锵话语)

2014年2月2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通过决定,以立法形式将12月13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历史不会因时代变迁而改变,事实也不会因巧舌抵赖而消失。”“和平像阳光一样温暖、像雨露一样滋润。有了阳光雨露,万物才能茁壮成长。有了和平稳定,人类才能更好实现自己的梦想。”2014年、2017年,习近平总书记曾两次出席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

昭昭前事,惕惕后人;永矢弗谖,祈愿和平。在第八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来临之际,央视网《联播+》特梳理党的十八大以来总书记关于铭记历史、珍爱和平的重要论述,与您一同缅怀逝者,坚定维护和平的决心。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网)

央视网消息(记者 弟辰晨 邓雨萌):国之殇,未敢忘!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制造了南京大屠杀惨案,这是人类历史的黑暗一页。烧杀、抢劫、强奸……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持续6周,繁华的六朝古都变成人间炼狱,平均每12秒就有一个无辜生命被残害。“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84年后的今天,以国之名,祭民族之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