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最新资讯 下的文章

中新网湖北新闻8月29日电 (刘福昌)随着“和平号”盾构机巨大刀盘徐徐转动,武汉和平大道南延工程隧道29日上午在武汉市武昌区顺利开挖。这是目前国内首条双向六车道的单洞双层公路隧道,也是目前国内最大单管双层盾构隧道。

  武汉和平大道南延工程,由武汉城建集团作为政府出资方代表,中铁十四局等单位施工建设,隧道全长3042米,为避免对武昌古城的影响,有效利用地下空间,其中1390米采用隧道的形式,隧道采用单管双层、双向6车道公路设计,隧道管片外径15.4米,设计行车时速50千米,采用一台开挖直径16.03米的泥水平衡盾构机施工。

施工现场 刘福昌 摄
施工现场 刘福昌 摄
  据中铁十四局和平大道南延项目负责人张建勇介绍,这台5层楼高的超大“地老虎”由中山路得胜桥“武胜门”遗址区域始发,掘进至黄鹤楼南路接收,隧道最大埋深达55米。

  张建勇说,隧道地处城市核心区,穿越地层地质复杂,是国内施工技术含量和难度极高的项目之一。隧道始发即下穿古城,线路上有500多座老旧建筑,多处名人故居,对沉降控制的要求特别高。超大盾构隧道距离最近建成的地铁5号线隧道只有10米,穿越区间岩石强度达到200兆帕,区间还有岩溶发育,盾构机掘进震动过大的话将扰动和影响刚刚建成的地铁隧道,所以盾构机施工参数的控制难度极大。

  针对隧道复杂难题,建设单位组织施工单位和设备生产厂家联合研制一台“和平号”泥水平衡盾构机,全长136米,总重4700吨,在盾构机主驱动、刀盘、刀具、超前地质钻探等方面,都采取了针对性设计和优化。施工单位中铁十四局发挥多年来穿江越海大盾构施工技术优势,邀请内、外部专家编制和论证专项方案,制定了应急预案并进行了演练,盾构掘进中将广泛应用智慧掘进和可视化施工技术,对沿线敏感建构筑物布设观测点,实时监测沉降数据,适时调整盾构掘进参数,有效控制地面沉降,确保安全、环保,高效推进。

  据悉,和平大道南延线规划为南北向重要城市主干道,北接和平大道、南连新武金堤路,有效串联武昌古城与武昌滨江商务区,为武汉城市发展再添城市动脉。整个项目计划2023年底建成通车,对改善交通出行条件、缓解城市交通压力具有重要意义。(完)

新闻资讯较多需求,“流动听众”对广播媒体依赖,让广播生动起来。

广播的声音和它传播的信息,是通过电波这一无形的载体传递给受众的,广播的传统接收工具是收音机。提起广播,很多人会想到电波、想到收音机,想起 1958 年八一电影制片厂摄制的经典影片《永不消逝的电波》,想起上世纪 70 年代末期结婚必备的“三转一响”。

广播曾经是中国的强势媒体,收音机曾经是普通百姓家庭的生活必需品。随着电视的普及和网络的便利,以及当今人们通过手机等新媒体途径获取信息的快捷,使得很多人认为,作为传统媒体的广播已经到了“江河日下”的地步。然而,无论媒体竞争多么激烈,无论新媒体对传统媒体有多强烈的冲击,广播作为唯一能“解放”人眼球的媒体,作为最具有伴随性优势的媒体,作为在突发条件下通达性最高的媒体,广播不会消亡,电波不会消逝,广播始终有它生存发展的一片天地。

业界有句话叫“无新闻,不广播。”以最快的速度传播新闻、传递信息是广播存在的理由。正是人类对传递信息传播快的需求,才促使了广播的出现:1906 年,无线电广播事业诞生;1920 年,世界第一家广播电台创立。在中国,1922 年境内第一次出现广播电台,1926 年国人自办的广播电台出现,1928 年第一座全国性广播电台在南京播音,1940 年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广播电台开始播音。从中国境内第一次出现广播到现在,已经有 91年的历史了,我国的人民广播事业也走过了 73 年的光辉岁月。

在今天这样一个新媒体的时代,受众可选择的媒介更加多元,获取信息的方式也日趋多样,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2013 年 1 月 15 日发布的第 31 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 2012 年 12 月底,我国网民规模达到 5.64 亿,微博用户规模为 3.09 亿,手机微博用户规模 2.02 亿,占所有微博用户的 65.6%。

新媒体发展迅速并且受到受众青睐,传统媒体不再一家独大,传统广播失去了上世纪六十七年代的强势地位,是时代发展的必然,广播的听众人数缩小和收听率下降当然都在情理之中。然而,在突发自然灾害发生时,广播的优势是其他任何媒体无法替代的。2008 年南方雨雪冰冻灾害,2008 年汶川特大地震,2010 年青海玉树地震和甘肃舟曲泥石流特大灾害,在电力通讯中断、其他媒体无法通达的情况下,广播发挥了它的独特优势,实时把信息传递给了需要它的听众,这也使广播新闻发挥了时效性和实用性的优势。

受灾中的人们听到了广播、记住了广播。2008 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连续多日开辟的大时段特别直播节目《爱心守望 风雪同行》和《汶川紧急救援》不仅在中国广播史上写下了恢弘的一页,同样也在中国新闻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2013 年 4 月 22 日,四川芦山地震两天之后,“国家应急广播·芦山抗震救灾应急电台”开播,这是我国首次以“国家应急广播”为呼号,开通应急频率向灾区民众定向播出广播节目,为灾区群众及时提供权威信息、行动指导、科普知识、沟通渠道和心理抚慰。广播是所有媒体中唯一“解放”人眼球的媒体,广播的优势体现在其移动性和伴随性上,受众可以在移动和忙碌的状态下接触广播。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汽车生产国和最大的新车消费市场,近年来私家机动车保有量大幅攀升,城市交通拥堵状况日益加剧,广播移动性和伴随性的媒介特性使得驾驶和乘坐机动车的“流动听众”群不断壮大,他们收听广播的频率更密、时间更长、忠诚度更高,“流动听众”对路况信息、新闻资讯有较多需求,日益增加的“流动听众”对广播媒体的依赖,让广播焕发了“第二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台长王求 2010 年 1 月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最近五六年,广播广告的收入每年都在以 20%以上的幅度增加,可见广播的生命力之旺盛,随着汽车和“流动人口”的增加,广播又迎来了第二个春天。

笔者同时也看到,根据央视索福瑞 2011 年对全国 33 个城市受众的收听调查得出的分析结果,新闻综合广播的市场份额在所有广播频率中独占鳌头,比排名第二的交通广播和音乐广播分别高出近 6 个和 12 个百分点,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新闻频率对一家广播电台整体竞争力的重要作用,不难看出,广播新闻的内容和质量决定着广播媒体在这个时代的竞争力。

当今时代,媒介生态受到网络环境和数字技术的深刻影响,新媒体深刻影响着传统媒体,传统媒体的生存环境和传播方式发生了显著变化,然而传统媒体不会消亡。在这样一个时代,广播如何发展,广播新闻如何运作,是新时期广播人深刻思考的一个问题。我们始终认为,不论媒介形态如何衍变,坚持按广播的传播规律办广播,强化内容建设都是未来广播发展的第一要务。 作为广播人,既要坚守、张扬传统广播,也要拥抱新媒体,为广播增添更新的传播方式、接收方式和更多的节目样态、传播内容。 我们有理由坚信,有广播新闻的始终存在,有广播媒介的独特优势,广播永远不会消亡,电波将永不消逝。